高二美术生。
最喜欢的作家是普鲁斯特。

美食与幻觉

小时候父亲吃过晚饭后常去咖啡馆会朋友,有时我和他一起去。夜晚的咖啡厅,光线总是被调的很暗。我们在琴声中坐定,侍者端来装着半满水的浅蓝色玻璃容器,在水面上放一块扁圆的白蜡烛,点着了。于是蜡烛就漂浮在水面上,温柔的橘黄色的烛光随之摇摆不定,与水和玻璃相映照出变幻莫测的光影。朋友来了,我点的冰激凌也被端上来了。于是我小口地吃着,也听他们谈话。谈到我难懂的地步,我就望着烛影出神。那烛影美妙的变幻和冰淇淋的清甜一道藏进了我的记忆里。

  从那时起,我就为西餐吸引。我觉得它神秘又充满仪式感。烛光,鲜花,精致的杯具,上菜一道接着严谨的顺序,这些都令我着迷。我尝试了种种精美的食物,煎鹅肝...

电影《降临》的观后感

我重读了年初一那天下午我在亲戚家写的稿子。尽管令我感到反胃,但它已经是一篇可以应付寒假作业的文章了,不过凭着良心,我还是从笔记本上撕下了那两张纸,送它们去该去的地方。

我这样懒惰的人,即使喜欢看电影,也缺乏写观后感的主观动机。在初中阶段写的寥寥可数几篇为应付假期作业而写的观后感里,我并没有获得过一丝一毫的成功。那些东西的主旨全部陷入了两个怪圈之中,怪圈的主题分别是“这部电影真是垃圾,喜欢看它的人都是蠢货”和“这部电影是一部杰作,否认这一点的人不仅不学无术还抱有偏见,简直是愚蠢之极”。得到前一种评论的电影,如《变形金刚4》,得到后一种评论的电影,如《刺客聂隐娘》。无论它们是否为优秀电影,抱有偏...

© 楼韶 | Powered by LOFTER